快捷搜索:  as

贵人鸟断翅:股价已下跌超七成 回收销售渠道

贵人鸟的股吧里,有股民戏谑:“鸟,谁剪了你的翅膀?”

距年内28.45的高点,贵人鸟的股价已下跌超七成,12月12日收盘价为6.60元。

面对本就难以“起飞”的股价,贵人鸟自己又放出利空消息。

12月11日晚间,贵人鸟公告称,计划以1.46亿元购买贵人鸟品牌业务经销商的销售渠道。而一旦渠道被收回,原来的经销商将不能销售贵人鸟的商品,贵人鸟将再花4.19亿元回收经销商手里的库存……

这一交易,预计减少贵人鸟本年度主营业务毛利2亿元,同时,贵人鸟称,拟将本次购买销售渠道支出费用化计入2018年当期损益,对本年度净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影响会有多大?据贵人鸟披露的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贵人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只有1605.91万元。也就是说,如果回购销售渠道资源和库存后,贵人鸟很有可能出现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与此同时,贵人鸟表示,将持有的杰之行50.01%股权转让,转让价格3亿元。本次交易实施后,贵人鸟不再将杰之行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这一交易预计将导致贵人鸟年度产生投资亏损约 1.3 亿元。

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贵人鸟董秘洪再春表示,公司希望扭转目前的低谷局面,同时在擅长的领域做大做强。

为何回收销售渠道?

据了解,传统贵人鸟品牌业务是贵人鸟核心收入来源。过去,贵人鸟品牌产品的销售模式以向经销商批发销售为主,2015年度至2017年度,贵人鸟品牌的批发销售收入占整体营业收入的 99.96%、82.93%、55.23%。而由于全国仅 4 家公司为直营的贵人鸟产品店铺,贵人鸟品牌的批发销售收入常年占单一贵人鸟品牌销售收入 98%以上,其对经销商模式有一定的依赖风险。

与此同时,贵人鸟还曾“默默地”向经销商提供财务资助。

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中,贵人鸟分别向经销商累计提供财务资助19.42亿元、17.45亿元、14.19亿元,分别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6.85%、73.2%、50.9%,三个年度末的财务资助余额分别为6701.3万元、10269.86万元、9027万元。

而上述财务资助事项,贵人鸟未及时披露,也未及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因此收到福建证监局的警示函。

而在贵人鸟因内部整改暂停了对经销商的短期资金支持业务后,导致贵人鸟终端店铺的升级改造放缓,货品周转率下降,逐渐影响了全国贵人鸟品牌业务政策的执行,并且部分经销商亦主动向公司提出转让渠道或加盟其它品牌经营的决定。

贵人鸟称,为锁定销售渠道资源,降低经销商模式依赖风险,公司决定出资收购上述经销商的渠道资源,并收回经销商的部分库存商品。

在业界看来,过去,贵人鸟是按照“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的转型升级方向发展,在服装主业上,其投入的精力并不多。今年上半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15.3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 2.67%,销售收入基本保持平稳,但其中贵人鸟自主品牌销售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了19.51%。

对于此次销售模式的调整,洪再春向记者坦言,公司是基于回归主业的考虑。“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还是回归主业。未来还会寻求优质资源和战略投资者的合作,在公司擅长的领域做强做大。我们会一步步扎实做好工作,来扭转企业现在的低谷。”

再度出售资产

和欲改变经销模式一起的,还有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

贵人鸟表示,公司拟与陈光雄签署《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公司将持有的杰之行 50.01%股权转让给陈光雄,转让价格3亿元。本次交易实施后,贵人鸟不再将杰之行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杰之行是一家体育运动产品专业零售商,其通过线下零售渠道销售国际知名品牌体育运动产品及自主开发体育运动产品。2016年6月,贵人鸟曾发布公告,拟出资3.83亿元受让杰之行的部分股权并对杰之行增资。交易完成后,贵人鸟将持有杰之行50.01%的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

对于此次这一收购资产的转手,贵人鸟称有利于优化本公司财务结构,盘活存量资产,提升公司整体运营效率,确保公司核心品牌运动装备业务的良性运营,符合公司发展战略和长远利益。

事实上,这并非近期贵人鸟首次出手资产。今年8月1日,其曾发布公告,表示拟将持有的康湃思体育37%的股权、康湃思咨询37%的股权转让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同月,贵人鸟又发布公告表示要将虎扑体育全部股权转让。

对于公司拼盘出售收购业务,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庆表示这和市场表现有关。其认为,贵人鸟登陆资本市场受到“追捧”后,选择了开展围绕主业的多元化延伸,这对公司整合运营能力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目前来看,资本市场给出的反应是,这些业务延伸并不如预期。

贵人鸟表示,公司此前收购的杰之行及名鞋库分别作为国际多知名体育用品品牌的线下实体零售商、线上运营商,是公司在体育零售板块业务布局的重要部分,公司原本拟通过杰之行、名鞋库协同开展新零售业务,并逐渐通过全新零售将公司自有的贵人鸟、AND1、PRINCE 品牌推向市场。但债务的集中兑付,占用了业务运营资金,同时,在无法把控供应链环节的非自主品牌下执行新零售业务具备一定的难度,综合导致公司业务协同受阻,战略布局放缓,体育产业布局风险逐渐显现。

记者 王敏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